主页 > 联系我们 > 机构提出很多细致的要求

机构提出很多细致的要求

“现在的家长生怕孩子吃苦,会对我们这些中介机构提出很多细致的要求。”胡光说,现在不少大的机构在国外都有分支机构,这些分支机构的一部分功能就是“无忧管家”,从孩子一踏上外国的土地就给他们提供帮助,从落地、找房子、安排生活,到学校报到、课程安排等一应俱全。
 
在各种留学群中被称为“水哥”的、北京和创留学创始人曹贤水曾经说“留学行业已经即将从3.0时代进入到了4.0时代”。也就是从之前的留学信息完全不对称,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信息泛滥,人们之间的差距已经不体现在所掌握的信息的多少上,而是体现在是否能对
 
一个领域的信息进行纵向的、专注的研究,从而形成知识体系上。“今年跟我们签约的学生,都是咨询了至少3家公司的,有的甚至咨询了七八家公司”在这种变化下,留学机构考虑的是如何转换服务模式,“我们就要考虑是否能做到 父爱型 的服务和 母爱型 的服务兼得。”曹贤水说。
 
1996年初中毕业的赵妍没有考上高中,她周围的同龄人有的上了中专、有的上了技校,等着她的是一所职业高中。赵妍觉得这样的未来毫无希望,于是决定东渡日本留学。中介公司考虑的是如何提供“父爱型”和“母爱型”兼顾的服务,而在现实中,家长在孩子留学这件事上似乎已经完全从原来的“父爱型”转变为“母爱型”。
 
那个时代,留学属于两类人:一类是学习出类拔萃能申请到高额奖学金的;一类就是赵妍这种在国内升学无望的,选择自费留学。1981年出生的赵妍忘不了自己的留学经历。真到了那里才知道,中介只在刚到的时候带了我们一下,剩下的几乎全得靠自己。”赵妍说,把必须要花的钱花完之后,“几乎变成赤贫了”。
 
其实当时对赵妍一家来说,出国留学的前景并不比上职高清晰,甚至更加模糊。“但是,与其在国内不好不坏的混着,不如出去闯荡一下,历练之后总是能长本事。”赵妍的父母虽然是普通工人,却在赵妍出国留学这件事上异常坚定,在他们看来“孩子吃点儿苦是件好事”。
 
当时摆在赵妍一家人面前最大的困难就是钱,“其实还有很多其他困难,只是其他困难我们即使想办法也解决不了,只有筹钱这件事能想办法。”赵妍说。那些日子赵妍家最常见的景象就是:一家人坐在一起算计能拿出多少钱,还能借到多少钱,向谁能借钱。